手机版
热门职位: 司机 销售 文员 兼职 会计 教师 电工 服务员 夜班 焊工 出纳 业务员 人事专员 平面设计 车工

山西省省长于幼军被撤职原因?

0
来源:吉林市招聘网 作者:043218.cn 发布时间:2010-07-24 浏览次数:15700

    流传两年多的于幼军故事终于有了最终结果 情妇举报了于幼军   

    刚刚结束不久的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对十七届中央委员、文化部党组书记、前山西省长于幼军的处理决定。纷纷扬扬流传了两年多的于幼军故事终于有了最终的结果。   

    据已经证实的消息显示,于幼军此次落马,与其在深圳担任市长期间的事情有关,但并非其当时的拍档、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的举报。此前曾有传言,于的落马与他和黄丽满的矛盾有关。据称,于幼军担任深圳市长期间,由于其率直的个性和敢言的风格,很多场合不给市委书记黄丽满面子,甚至盖过了黄丽满的风头,使得黄很是不满。因此,黄与于幼军的矛盾在当时的深圳市当局,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而据称黄也处处给于幼军难堪,两个人在深圳高层形同水火,各自拉拢亲信,培养势力。 于幼军郁郁不乐离开深圳   但在政治手腕和政治后台方面,率性的于幼军显然不是黄丽满的对手。由于黄丽满作为党的书记,“党管人事”,掌管着深圳的人事生杀大权,官员都看得很清楚,因此在较量中,西瓜靠大边,于幼军就显得势单力薄。深圳市政府知情人士表示:“于幼军尽管是一市之长,但在市政府威望不高,说话很少人听,甚至连一个处长都敢和他顶嘴。”尤其是在他市长任期后段,有消息传出他将离开深圳,更造成众叛亲离的效应,因为官员都知道黄丽满才是真正的老板。   于幼军就是在如此郁闷不乐中,在与黄丽满的较量中,败下阵来,只身离开深圳,前往湖南担任常务副省长。但就在于幼军离开深圳的同时,有一个黑影也如影随形,跟着于到了湖南,并在之后一路跟到了山西,为于幼军后来的落马埋下了祸根。   

    消息人士表示,有传言称于幼军是在为其包工程的弟弟,在与黄丽满承办工程的丈夫争夺项目时结下矛盾,导致最后黄丽满在背后使坏,举报于幼军。但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在于幼军被中共中央正式处理结果出来之后,据称黄丽满告诉朋友,说她终于舒了一口气,终于证实不是她举报,还了她清白。   事实上,于幼军的弟弟和黄丽满的丈夫承办有关工程并非传言,而是确有其事,而于幼军也确实是因为他弟弟因为他的关系承包了深圳市的有关工程,涉及利益冲突,调查证实之后,成了中纪委开铡的对象,但并非黄丽满的举报。消息人士表示,举报于幼军者并非他人,而是于幼军当年在深圳市长任内的红颜知己。 深圳电视台红颜知己种下祸根。   

    于幼军的红颜知己,是深圳电视台的一位节目主持人,当年,她与于幼军两人瞒天过海,如胶似漆,感情还算单纯,没有多少的利益交换。但在于幼军离开深圳到湖南担任常务副省长之后,她就开始有所要求了,希望这位大权在握的省长给她和家人带来幸福,最少有点利益吧,比如给她家人介绍关系、照顾项目或生意等。但由于于幼军的地位敏感,而且并非大权在握,她未能如愿以偿,开始产生了不满。   之后,于幼军调到了山西,正式成了一省之长,应该说是可以说话算数了,况且,山西是资源大省,尤其是煤炭,更是全国的紧俏商品,随便一张条子或一句话,就可以让她吃一辈子。她于是加强了与于幼军的联系,提出了各种要求。而这个时候的于幼军,已经隐隐感到了威胁。他是个在仕途上有远大抱负的人,为官以来,除了在深圳期间为了弟弟曲线谋取了一点利益,走了一点灰色地带,还有与这位红颜知己的关系之外,他的为官还算清白,让人抓不到大的把柄。   

    而他与她的关系,如果她不说出来,也几乎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即使是传言,如果当事人否认,也不能算数,当然无法获得证实。但恰恰是在这个当口,当他正准备在仕途上大展宏图之时,她与他的联系加强了,让他感到了莫大的威胁,似乎预感到将栽在这个女人手上。   

    他与她见了面,希望好言相劝之后,两人成为好朋友,让过去的一切成为过去。但她不依不饶,觉得不能这样便宜了于幼军,多少年了,付出了青春,付出了感情,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没有名分,没有金钱,图个什么呢?在她看来,于幼军是省长,随便给她一个项目,比如批个小煤矿什么的,或买卖几万吨煤炭,是个轻而易举的小事。但于幼军没有答应,他没有那个胆量——成克杰等人的前车之鉴,那是要杀头的。 要挟未遂向中纪委举报。

   她威胁于幼军,如果不答应,她将向中纪委举报她所知道的一切。于幼军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她还是不为所动。而这个时候,于幼军当选中共十七大中央委员,而有关于幼军上调北京准备进入第二届温内阁成为文化部长的消息也已经传出。于幼军在官场还算是个清醒之人,天人交战下,在衡量了一切厉害得失之后,他还是没有答应她的任何要求,只是希望两人的关系到此为止,并静待命运对他的惩罚。 安联大厦这块肥肉谁都想抢。  

     悲愤交加的她,终于忍无可忍,她要玉石俱焚,与于幼军同归于尽。她终于向北京中纪委送交了举报信,很详细地举报了于幼军在深圳市长任内以权谋私的四个事证,因为从事新闻工作的她,知道泛泛举报没有用,必须要用事实说话。   

    她向中纪委举报的四个例证,最重要的是位于深圳市中心、市政府大楼对面黄金地带的安联大厦装修工程,据称是于幼军市长任内以政策性的批地,换来他弟弟最终获得。 以权谋私指控被证实   安联大厦与附近著名的凤凰大厦一样,都是深圳市政府以政策性的优惠批给有关系的开发商的,地理位置优越,并享受政府各种税费的宽减政策。中纪委在接到有关举报信之后,由于涉及将进入政府内阁的于幼军,感到非同小可,在请示中共高层之后,立刻启动调查程序。   

    但恰巧这个时候,安联大厦的开发商离开深圳,返回居住地澳大利亚,并长期没有回国,给中纪委的调查带来很大的不便。   

    于是,有关的调查只有透过书信和外交管道进行,这也是于幼军担任了一年多的文化部党组书记,案子一直挂着的原因。但中纪委最终还是获得了这位开发商的书面证明,证实了安联大厦批地在先,于幼军弟弟获得该大厦装修工程在后的逻辑关系,对于幼军以权谋私,利益输送的指控成立,再加上于幼军与这位红颜知己的生活作风败坏问题,中纪委终于作出了撤销于幼军党内外一切职务,撤销其中共中央委员,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决定,并报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确认。

最新资讯

热点排行

精彩推荐